蒸气突突

🌸他是我心中永不枯萎的花🌸

直男repo,太可爱了5555

 @叶黄万圣节活动号 收到啦,非常感谢!

我不觉得这事需要全体乐粉背锅。谁都不能代表粉群。没看过文的没错。管我什么事啊。

不撕逼,产粮。

我永远喜欢张佳乐。

今年不更了!

年底会rui一篇原作向叶黄和一篇原作向双花。

码字巨慢我本人,3000字码一天,争取春节前发。

鸽了…就鸽了,反正是个菜鸡。

au什么的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好想找人聊cp哦暴风哭泣。

诸君!!!!!!!这个天!!!!怎么这么甜!!!!!!!你们真的是要单挑吗!!!!

(这个还没有人发过吧,撞了我就删)

🍃喊“黄少天儿”真的苏断腿了😭

【叶黄R】禁言

【字数】3177。

是一辆突发奇想的车,肉可能有点柴...写了一下午一晚上后劲不足。

涉及少天被胶带封嘴和道具play,提前预警一下,有雷的姑娘就不要点啦。

黑帮大佬叶×助手黄。如有ooc请多见谅。


“叶神,人带回来了,在偏厅。”

昏暗的吸烟室里烟雾缭绕,叶修掸了掸烟灰,说:“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掐灭了烟头,叶修拿起椅子旁的小黑箱,往偏厅走去。只见偏厅的大理石地板上躺着一个染着黄毛穿着帽衫的男人,手脚被捆住,嘴被胶带封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现在他明显是挣扎累了,躺在地上不动,只用凶狠的眼神盯着叶修,像只恶狠狠的小豹子。

“地上凉,哥带你去床上暖暖。”叶修一个横抱就把黄少天抱了起来,进了偏厅旁的小休息室。黄少天在叶修怀里也不安生,用妄图用胳膊肘把叶修怼开,叶修把他往床上一扔:“得了少天,我要是不把你抓回来,你现在早就沉海底了,到时候哥上哪儿哭去。你跑的时候就没想过我?嗯?”

叶修右手撑在黄少天脑袋边上,膝盖压住黄少天的小腿,左手捏住他的下巴:“怎么不说话了我的小话唠?”黄少天扭头不想让他碰,叶修手指摩挲着胶带边缘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片刻过后他起身去打开了带过来的小黑箱。

“你知道你这次偷跑后果有多严重吗,你要坐的那船早就被埋伏上了炸弹,那是对面派过来试我的。你就老老实实在我身边呆着让我安心比什么都好,少天既然不想让哥碰,那就让这些小玩意儿来代替我给你长个记性吧。”

https://wx1.sinaimg.cn/mw1024/5c732fd9ly1fwoc99sfzbj20c32ldn0q.jpg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置顶。

1800线ooc写手。半年更选手。全职坑养老。这号主要发全职。


 

乐本命。主要写双花。

评论里拆我cp的拉黑。

偶尔掉落叶黄,不太想写了。基本杂食。

谢谢红心蓝手评论,写得不好但是会努力。

如果愿意,可以勾搭我聊cp呀,婉拒黑遍梗。

 

喜欢和批评都可以留言!微博同名不过只是一个囤车的地方(。

 

文笔没有,ooc有。这条欢迎留言点梗!啾咪。

【双花】The Rose

写的时候一直听着手嶌葵唱的《The Rose》。

姑且算个童话paro。狂剑士大孙×玫瑰成精的弹药专家乐乐。

我永远喜欢双花!

 

在西部荒野最深处的悬崖上有一片小小的玫瑰花田,春去秋来,这份鲜艳的红也随着季节的变换盛开或者枯萎,但是有一朵小小的花骨朵,它总是红艳艳的,不肯绽放也不肯枯萎,不管是秋风萧瑟还是大雪纷飞。

 

孙哲平是这片荒野的新住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定居的意愿,一片荒凉的原野,除了遍地的荒草和几棵光秃秃的树干,好像连只鸟都没有,最后是那片小小的玫瑰花田让他下定决心留下来。那时的孙哲平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狂剑士,处在刚入世的中二期,荒野里的玫瑰和不肯枯萎的花蕾在孙哲平看来都是浪漫到极致的因素。

 

孙哲平搬来的时候是玫瑰花开得全盛的日子,他在花田旁盖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每天练剑、学心法,然后跑去很远的村子挑水回来浇花。他很担心这脆弱的玫瑰花不能熬过这个花期,毕竟这是他孤独练功日子里唯一的慰藉了。这天浇水的时候他发现了那朵花蕾,用练功磨出了茧子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小小的花骨朵:“每天给你浇水,快点开啊,你看你的小伙伴们都开花了,你不着急吗?”

 

到了夜晚,繁星铺满夜空的时候,孙哲平躺在花田边上看斗转星移,自说自话地和小玫瑰们聊天。“嘿,小花们,知道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吗?我以前是不肯相信荒野能开出花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不仅在荒野里活了下来,还开得这么好看。而我的愿望是成为第一狂剑,要像你们一样,征服这荒野,再征服整个联盟!”

 

接下来的日子里孙哲平重复着练剑、浇花和小花们聊天的日常,慢慢就到了花期快要结束的日子,好多小玫瑰花都变得干瘪,但是那朵固执的花骨朵还是不肯绽放,孙哲平看着它叹了口气:“你呀,再不开就要枯萎了!”

 

这天大孙挑水回来发现花田边上站着联盟通缉的大魔头,大魔头盯着小玫瑰花,贪婪的眼神让人感觉下一秒他就要把这些快过了花期的花吃掉,孙哲平心里一紧,扔下挑子跑过去:“你盯着我的花做什么?”大魔头看着眼前这个神情坚毅的少年,问他:“小孩,这花是你种的?”孙哲平偷偷握紧了葬花:“不是我种的,它们本来就在这里,但是是我养过了这个花期,所以它们是我的花。”

 

大魔头仰头大笑,那笑声像是声带被砂纸打磨过:“你真是暴殄天物啊,你可知道能在西部荒野开的花哪一朵不是有着极高的灵力,吞食一朵可减少修炼500年,你守着这么多宝物还天天苦练?我找了这么久没想到在这悬崖上被我碰见了。”说完便掐了一朵还没怎么干枯的玫瑰花扔进了嘴里。

 

孙哲平心疼得不行,甩出葬花一个破魔斩朝着大魔头砍了过去:“别碰我的花!”两人厮杀起来,血溅到了玫瑰花花瓣上,将那朵原本就很鲜艳的花骨朵染得更加晃眼。孙哲平渐渐招架不住魔王的攻击,毕竟他还只是一个闭关修炼的小狂剑士。他吃力地接着魔王的出招,心里只想保护好花田,太过紧张导致露出了一个大破绽,眼看着魔王的剑就要刺进孙哲平的胸口,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拽了出去,躲过了这一剑。

 

孙哲平捂着胸口看着扯着自己的这个红头发少年,只见他朝着魔王扔去一个手雷,然后转头和自己说:“快,你去砍他,我辅助你,咱俩能扛过去。”孙哲平看着少年眼里亮晶晶的光,没说话,提起葬花又冲了过去。少年不断制造着绚烂的爆炸掩护他,他坚定地挥着剑砍向大魔头,终于在一场漫天烟花和血红中,魔头逃跑了。

 

“咳咳...咳...”孙哲平看着逃跑的魔头,没再追过去,他抵着剑,看着红发少年:“我们现在追过去打不赢他的。”红发少年收起手枪,看着他笑:“我知道,我们暂时不追,等你成了联盟第一狂剑,我们再去收拾他。”

 

孙哲平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严肃地说:“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红发少年笑得更灿烂了:“好呀,不过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就要和我组组合?”

孙哲平轻轻一笑:“我知道你是谁,我只是不知道你叫什么。”

“张佳乐。”

“孙哲平。”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写完了感觉有点ooc,私设是少年的孙哲平,仅仅是中二,还没变成酷炫狂霸拽的总裁(你走。

乐乐的设定是不会开花也不会凋零的花骨朵(他是我心中永不枯萎的花),但是碰见了卖血(?)的大孙就绽放了甚至化成人形!

以及本来还想把“繁花血景”和“双花”引出来的,还有一个沙漠下雨然后开满了花的梗也没写出来orz。有机会再写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呀。


真的吗………